支持恒晖

陈行甲在人民日报《环球人物》党课上的讲稿

首页    新闻信息    恒晖动态    陈行甲在人民日报《环球人物》党课上的讲稿

尊敬的谢湘总编辑,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大家上午好!

 

非常感谢《环球人物》党支部邀请我来给大家讲党课。过去两年多,我讲过二十多场党课,无论是中字头大国企、中直国家机关团委,还是深圳的宝安社区党委、龙岗九零后创业团队党支部、龙华区农民工党支部,每一场我都精心准备,全情投入。我一直觉得,作为一名曾受到党中央表彰的共产党员,给社会各界讲党课,把党的阳光播撒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

 

今天的党课我是有压力的。我过去在基层为官时,个人文章曾四次登上人民日报的报纸或官微,两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但是在2016年底任期届满辞职投身公益后,我的名字一度时期成了媒体的敏感字眼。很多人对我的辞职不理解,觉得我是在特立独行不识抬举,主流社会很难容我。辞职两年多后,今年初的《环球人物》庆祝建国70周年特辑上以封面点题的长篇文章报道了我的公益实践,这是我投身公益数年后第一次重回国家最高媒体平台,对于我这个草根公益人来说,是一份极其难得的承认和鼓励。前不久我又荣幸地入选了《环球人物》“70年70人——我与祖国同在”人物展,来《环球人物》和谢总编等领导座谈过,所以我清楚地知道今天台下坐着听课的是些什么人,大家的党性修养,大家的知识阅历,岂容一个南郭先生来随便掰豁?所以,这次备课,我特别认真地梳理了自己的思路,唯恐对不起大家的时间。

1

今天我想跟大家从三个方面来报告一个共产党员的心路历程。一是我这些年在基层的深刻感受,二是我这些年做的事情,三是一个基层共产党员的人生感悟。

 

一、我这些年在基层的深刻感受:党心民心在一起是解决一切困难的钥匙

 

我过去在基层为官时曾经历过冰火两重天,先是在湖北省几乎最富的县——中国百强县宜都市任市长,然后调到几乎是全省最穷的县巴东县任县委书记。2011年10月我去巴东上任的时候,说得上是临危受命,就是去救火扑火。那里刚连续三年发生轰动全国的恶性群体事件,09年邓玉娇杀官,10年水布垭翻船,11年冉建新暴死,在互联网还不甚发达的当年都激起了全国范围的轩然大波。

 

在刚到巴东前一年半的时间里,我接待过三十批群众集体上访,最多的时候近两百人围着我整半天时间。那个阶段巴东的群众不仅仅是好上访,而且是好极端访。记得2012年5-6月,一个多月发生了四起群众自杀事件,有长江大桥跳桥的,有法院门口割腕的,有村委会喝农药的,有跳崖的,每一起都是闹到我这里才最终收场。感觉到人民群众面对党委政府的心态是“我不得不找你,但是我不相信你”“不给我解决问题就在你面前耍横,甚至横到以命相拼”。我以前工作过的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恶劣的民风民情。

 

但是,我细细调研之后的结论是,不能怪老百姓!老百姓的这股怨气戾气是从哪里来的呢?我的结论是,是被我们一些党员干部的恶劣作风给逼出来的。我曾在大会上说过,不会无缘无故就发生极端恶性事件的。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这个“末”,就是基层的党组织与人民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好在2012年召开的十八大成为了基层党风好转的分水岭。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我五年多县委书记任期做的事,那就是带领全县干部重新回到老百姓中间去。如果用一件代表性的事来描述我做了些什么,我想选择在基层走网上群众路线这件事。我们在清华大学和中国社会扶贫创新协作办公室的帮助下,通过信息化实现了“农民办事不出村”,让农民足不出村即可办理与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政务类、资讯类、商务类服务事项。我走之前,巴东已在260个村(居)建成农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项目,26个部门100个审批服务事项授权村级受理,累计办结行政审批事项3.67万件,承办商务服务近7万件,使42万农村群众从中受益。我在巴东开办农民夜校,编发农村“扫网盲”读本,每月选择一个偏远村庄举办“农村信息赶集”活动,教农民上网卖东西、买东西,了解山外的世界。我们在偏远山村开通免费WiFi,密码就是“gongchandang”,我就是想通过这个设计告诉老百姓,是共产党在带领大家走出贫困。

2

2016年2月“农村信息赶集”现场

 

十九大召开的时候,我已辞职创办了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我带领基金会的全体伙伴们认真收看习总书记的报告。看到习总书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要在2020年从整体上告别贫困,我热血沸腾。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伟大的目标,回溯中国五千年历史,从来没有哪一位领袖人物有过这样的梦想;放眼当今世界,即使是最发达的美国,总统也不敢做这样的宣告。这是中国共产党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历史担当。人心都是肉长的,党在如此刮骨疗毒地反腐整风,如此殚精竭虑地为民谋利,再怎么冷掉的心都会重新被捂热的。无论是我在基层为官的后期,还是投身公益实践的几年中,我都能感受到党心民心在不断走近。作为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我对此是极其欣喜和欣慰的。

 

这次建国七十周年的庆祝活动更是给全国人民上了一堂生动的党课、历史课、爱国主义教育课。与此同时,那些被教唆坏了也被娇惯坏了的香港废青闹事和美国主导的贸易战又从反面给我们上了一课,让我们明白了党领导下的中国这些年面对和平发展背后的深层较量之不易,明白了只有凝聚在一起的国家才能走向真正的繁荣昌盛,增强了老百姓对党和国家的认同和信心。可以说,现在是最近这些年党心民心很近的时候。

 

二、我的公益人生定位:为民服务、为党分忧、为国探路

 

我选择公益这条路,源自我的初心。在农村出生长大,工作也多年在基层,我亲眼看到在一个转型的时代,一些底层的人民群众承受着与他们的付出不对称的冲击。一度时期贫富差距拉大是不争的现实,广袤的乡村里,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在无奈地承受着贫困、病痛和孤独。对乡村社会发展中的这些难点、痛点,党和政府尽了极大的努力,情况在不断改善,但是要根本上解决问题也非常需要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公益就是一个最重要的渠道。可能有的人把做公益看得很简单,公益,不就是做好事嘛,做好事还不简单啊?我理解,在当今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公益,对操作者的要求其实很高。它既需要对当前社会各阶层有深入的了解以及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和关怀,又需要有宏观的视野和广泛的资源整合能力,也需要一个正直的、值得信赖的公众形象。更重要的是,还需要有耐得住寂寞、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精神。而这些恰恰是党对我的长期培养过程中一点一点锻炼和积累出来的东西。我相信我是这项事业的合适人选,这是我选择在任期届满被提拔之后辞职从事公益的最根本原因。

 

下面我想讲一下我现在和公益伙伴刘正琛、陈秋霖、李治中共同发起的联爱工程,愿景就是“联合爱,让因病致贫从现代中国消失”。

 

从我过去在贫困地区任职的经历所见,到现在做疾病救助公益所感,对老百姓来说,大病的灾难性花费,已经是一个广泛而沉重的社会问题。以习总书记2013年在湖南省十八洞村考察时提出精准扶贫这个号召为节点,2012年底中国的贫困人口是9899万人,经过全党全社会的努力,这个数字去年底变为1660万,相信到明年底我们会完成整体上告别贫困的任务。那么我们国家那么多贫困人口的致贫原因是什么呢?根据国家卫健委(当时的卫计委)和扶贫办2016年6月发布的数据,中国贫困人口整体上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病致贫,这个比例高达42%。我原来任职的巴东县,一家一户数出来的数据,这个比例是48.7%。

 

如果不能消除因病致贫这个罪魁祸首,即使2020年让数千万人都脱了贫,那么之后也还是会有人源源不断的因病返贫啊。仅以癌症为例,我国癌症的平均发病率约为278/100000。按平均比率来算,近几年九千多万脱贫人口中,每年新增的癌症患者将会达到近三十万人。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越是贫困的人口,由于医疗服务水平相对较低,小病变成大病的几率越高,患癌症的比率会更高,事实上每年脱贫人口中新增的癌症患者不止这个数。如果对他们的医疗保障水平不跟上,这些人注定会返贫。

3

美国癌症学会官方期刊《临床医师癌症杂志》在线发表了“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数据”报告,这篇文章评估了185个国家中的36种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估计有1800万新增癌症病例以及960万癌症死亡病例,而我国有新发病例数380.4万例以及死亡病例229.6万例,相当于我国占据全球癌症新发病人数的20%以上,同时意味着我国每天有1万人确诊癌症,平均每分钟有7个人得癌症。

 

这个社会痛点,从习总书记的殷殷关怀中能深切地感受到。习总书记近年至少有六次在重要场合讲到因病致贫问题。分别是2015年11月27日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2016年8月19日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2017年2月21日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2017年3月4日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联组会讨论时、2017年6月23日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2018年3月5日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

 

古人说:“病有标本”,“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者,是谓妄行”。我们想从公益的角度,来探寻因病致贫这个社会难点的规律性解决办法。通过广泛的调研,我们看到我国医疗保障制度还有可以进一步完善的地方:虽然这些年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障已经实现了广覆盖,但是整体上还是处于保基本的水平;缺少科学透明的方法评估新药,导致很多新药纳入医保目录不及时;对于过度医疗等痼疾,缺少有效的控制和管理。

 

除了政策性医保,商业保险能多大程度上解决因病致贫问题呢?目前医学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生存期得到延长,需要长期治疗,但是一旦被诊断为恶性肿瘤,理赔一次后,商业保险就不允许患者继续投保了。至少在现阶段的中国,指望商业保险解决因病致贫问题很难。

 

那么除了医保,现阶段公益慈善组织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老百姓的因病致贫问题呢?目前国内的医疗类公益项目多数是通过向社会筹款给患者资助治疗费用。慈善组织一般来说资源有限,极少有机构能一年筹资超过一个亿的非定向资金来资助患者。即使有一个亿,也只能每年为1000名患者提供每人10万元的资助,但中国如今每年新增的癌症患者就达到380.4万人,这其中的贫困人口比例是很大的,靠慈善组织一个一个去展示他们的苦难向社会筹款是不可能帮得过来的。

 

可能会有人说不少患者通过轻松筹等互联网平台能募集到几十万的资金,这个方法可以帮穷人解决问题吧?但其原理是利用朋友圈筹款,个人能力越强、朋友圈的实力越强,越容易筹款。一个报社记者的妻子患白血病可以一夜时间筹齐60万元,但对于那些最需要帮助的贫困者,他们的朋友圈实力都弱,筹款效果很差,事实上75%的患者三个月筹款量小于1万。没有资源的患者,只能用“出位”的方式博得媒体关注和报道,“女大学生卖身救兄”、“中年汉子卖妻救女”,一些印象中只有旧社会才有的极端悲苦的表达方式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时有出现。前年11月5日,河北燕达医院门外,一对湖南籍深圳打工夫妇在街头下跪吃草,为患白血病的孩子求助筹款。原因是所有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完了,孩子已经花了几十万,等着骨髓移植还要五十万,他们不会唱歌不会跳舞,没有其他才艺,所以只能用表演吃草这种方式来表示他们没有撒谎,是真的苦……为了博关注求得捐助,有些弱势者在更彻底地放弃尊严来求生。

4

2017年河北夫妻街头下跪表演吃草,只为救9岁儿子

所以,靠商业保险、靠慈善救助、靠自己求助,都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因病致贫的问题。一个更加完善、高效的国家医保系统,才是解决因病致贫这个社会痛点的最公平、最根本的办法。

 

我的想法是,我们国家太大了,贫困人口太多了,疾病种类太复杂了,所以我们来选一个“小国家”——一个贫困地区400万左右人口的地级市做试点(欧洲三四百万人口的国家太多了),以一个社会痛点难点疾病——儿童白血病为试点病种,通过对这块试验田里所有儿童白血病的兜底治疗来帮助国家做一次公益实验,探索因病致贫的规律性解决办法。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的目标是为国家做一个医疗保障领域的“小岗村”,帮助国家试错。就像四十年前的包产到户,那时的中央层面不可能贸然宣布农民包产到户,但是,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那十八个农民可以试。医疗保障领域太敏感了,国家层面来试错是试不起的,因为一旦实验失误代价高昂,但是我们草根公益组织可以试。如果失败了,也就是我们几个草根公益人失败了而已。但是,万一成功了呢?就有可能对国家产生意义。

 

我们“联爱工程”公益社会实验的思路就是:以“消除因病致贫,让每个白血病儿童获得90%报销比例”来破题,以广东省的贫困地级市河源为试点,联合政策内资源和社会力量救助,消除儿童白血病的因病致贫。更重要的是借此机会,在试点区域内开展药物评估、医疗服务能力提升等工作,探索出一整套基于实证的工作流程、工作方法,以期推广到其他的疾病领域、地域、年龄段。我们在河源成立了三个中心:肿瘤社工中心,致力于服务患儿和家属;优医中心,致力于提升贫困地区对于重大疾病的治疗能力;卫生技术评估中心,致力于用独立公正透明的第三方卫生技术评估的工具、流程和方法,推动药物政策的完善。患者、医生、药物,这三个方面的规律找到了,因病致贫的规律性解决办法就找到了。

 

两年多时间,我们在河源做了不少事情。我们和当地政府和医疗机构一起,对83名儿童白血病患儿进行了补充报销,除了补充报销医疗费以外,为患儿和家属们提供了系统的社工服务;我们帮助河源市人民医院建立了儿童血液组,实现了河源市儿童白血病治疗能力从零到一的突破,就在10月9日,河源本地治疗的第一个患儿顺利结疗出院了。这个意义有多大呢?以前河源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只能去广州治疗,而广州各大医院的儿童肿瘤科一床难求,最长的等床要等两个月,本地能治就不用跑广州等床了。另外我们这个公益实验是evidence-based,根据调研发现:一个患了大病的孩子,如果本地不能治被迫去北上广或省会城市的话,他花在病房里的费用和花在病房外的费用几乎一比一。吃药打针做手术要二十万的话,路费、住宿费、吃饭的费用和误工费也要差不多二十万。今后,河源的孩子,这笔钱可以大幅下降。

 

在河源实验期间,我们在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老前辈支持下,联合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2018年初对儿童白血病临床使用广泛而又不在医保报销目录内的两支贵药(培门冬酰胺酶、伊马替尼)进行了独立公正的卫生技术评估。让我们欣喜的是,2018年10月,国家新纳入医保目录的十七支抗癌药中,有一支叫培门冬酰胺酶。伊马替尼针对费城染色体阳性儿童白血病也在今年8月纳入了国家最新一期医保目录中。我们不敢贪天功为己有,说这两支药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我们做了多少工作。但是,这至少证明我们草根公益人的实验思路踩准了国家医疗保障改革的脉搏。

 

四天前,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三位寻找减贫答案的经济学家。我连夜找到获奖者阿比吉特·巴纳吉、埃丝特·迪弗洛八年前的著作《贫穷的本质》,用了两个晚上加上这次来北京飞机上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作者通过在贫困国家和地区进行随机对照实验的方式探索减贫之道,给了我巨大的启迪。根植于泥土,用科学严谨的方法探寻社会问题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们共产党员公益人应该干的事情。

 

三、一个基层共产党员的人生感悟:人生的三峡,历史的三峡

 

去年底《环球人物》的小祖采访我时曾问过我一个问题,有人说你身上有一点孤勇,你认不认同?我思考了一下回答他,我并不完全认同,因为我从未感觉到孤单。类似的问题也有人问过我,我经历过许多的不容易,当初的反腐难,后来的辞官难,现在的公益难,但是外人眼中的我都是坚定地乐呵呵地在做,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我。

 

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初心

 

我出生在三峡库区深处湖北省兴山县的一个小山村,每天上学都要翻山越岭,崎岖之路从小走到大,看惯了层峦叠嶂的山峰和曲里拐弯的江河,真实的人生的三峡让我从小形成了一种潜意识,就是从内心里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应该是一马平川一帆风顺的。我的妈妈只读过两年书,识字不多,但是小学开始识字的时候就听妈妈笑着说过她觉得“苦”这个字像人的脸,上面那草字头两竖像两个眼睛,中间小十字像人的鼻子,下面的口就是人的嘴巴,所以人生下来就应该是要吃苦的。妈妈的人生态度也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成为了一个和她一样的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就是那种明知道有很多的苦在等着,但是也觉得为了做有意义的事情吃苦是正常的;明知道事情的结果不会很好,但是也愿意抱着最好的结果有一丝出现的可能往前走的人。

5

 陈行甲在三峡巫峡云巅

这种对事物的认识就是我人生的底盘。所以,无论是我最初低在尘埃的起点,还是我后来成为领导一方的官员,我在处事为人的基本点上,出发点大多不是自己,不是我需要什么,而是什么需要我。这是一种生活的逻辑,当你不那么关注自己的时候,你就有足够的心力去关注他人。我在巴东发现那个艾滋病孤儿之后,把这个孩子认作自己的干儿子,公开表态“只要我还在,只要他还在,这门亲结到底”。当时就有同事建议过,其实您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帮助安排医院给他治病,帮助安排他上学,就已经尽到了最大的职责,真的没有必要表态得这样极端,凡事过犹不及,这样反而可能会让方方面面觉得不好……后来发生的事证明同事的担心并不多余,连当时我的某个领导都说我是在作秀。八年时间过去了,这个孩子还是我的儿子,除了治病和上学,他的人生成长我会一直陪伴。如果过去为官时有人质疑我这样做是作秀的话,我辞职成为一个草根之后继续这样做是要秀给谁看呢?显然这是他的逻辑解释不了的。我的逻辑很简单:我只是觉得他在我的人生中出现了,我看见了,我就不能装作没看见,也不能一般般地说两句不疼不痒的面子上同情话然后擦肩而过。这个孩子不是我行政生涯中的孤例,我二十多年前任乡镇长时,在下乡过程中发现的一个生活极其艰辛的残疾大姐,我把她认作穷亲戚,后来辗转调动多地工作,但是我一直坚持每年到村里去看望她,直到十年后她离开人世。没有人逼我这样做,只是我自己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我觉得她需要我。

 

跟大家分享这些心里话,不是想说明自己有多高尚。恰恰相反,高尚这个词从来没有在我的念头中闪现过。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心里就是认为应该这样做。这可能就是我们通常讲的初心。24年前我在党旗下宣誓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我是从内心里认同党为民服务的宗旨的。在基层和老百姓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找到了那种被需要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存在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有价值,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所以我决定申请入党,因为,党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回过头看这几十年,我得到了太多群众的肯定和鼓励,相比之下经历过的那些挫折简直不值一提。告别巴东之后,网上巴东老百姓温暖的留言铺天盖地,我珍藏了不少,那些百姓的牵挂和祝福是我人生中的珍珠,每当我疲惫的时候就会找一些出来看看,然后就会获得无穷的力量。前年我曾应一个村支部书记的邀请偷偷回巴东他那个村里看他们,结果在路上只是下了个车,就被老百姓从不同角度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发到网上,那一天几乎在巴东刷屏。“惊喜!甲哥回来了!”,老百姓那种奔走相告的喜悦的感觉,每每想起眼角还会湿润。

 

我现在从事公益,也有太多的力量支撑着我。前两个月,我出差回来就听同事说,恒晖账上刚接受了一笔个人贰拾伍万元的捐款,是内地一个县城的人捐过来的。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找同事要来捐款人的联系方式,亲自打电话过去联系上捐款人。这是一家人的集体捐款,父亲是工厂的退休职工,母亲是医务人员退休,一儿一女也都是普通工作。我知道他们那个地方,这笔钱在他们那儿可以买一套房子了!我问他您为什么要捐这么大一笔钱呢,回答是我们一家人看了凤凰卫视对你的专访纪录片,觉得你们做的事就像是活着的菩萨,我们愿意相信你,愿意把钱捐给你去帮助那些可怜的人。我当时很感动,就征求他的意见是否愿意我写一篇文章把他们的事情宣传一下,他们一家人婉言谢绝了。给我提的唯一要求是给一儿一女各签名送一本我的书。

6

捐赠回单

 

这件事是一个缩影。这一家人给我的感觉,有点像当年淮海战役中推着小车来支援战士们的农民,他们支援我们公益人的,不仅是钱,更是比黄金更贵重的信任和期待。为了这份信任和期待,我愿意在公益这条路上走到生命中最后一天。

 

大概讲了人生的三峡,最后想讲讲历史的三峡。来到金台路人民日报的大院,百感交集,这里见证了多少党的历史上惊心动魄的大事啊。作为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身在兵位,心为帅忧,能体会到党和国家有多难。对外的美国贸易战,对内的香港复杂局面……我们面临的挑战多么艰巨。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一个党来说,其发展轨迹如同大自然的三峡一样,一定会经历艰难曲折。但是只要向着大海的方向不变,最终会绕过那无数的漩涡和暗礁,奔向一马平川东流入海。作为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党和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

 

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报告的内容了。让我们共同祝愿我们伟大的党生机勃勃,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

 

谢谢大家!

2019年10月18日
0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深圳市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